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帝豪娱乐APP佣金提成

时间:2019-12-12 07:11:50 作者:鸿运国际官方网 浏览量:17249

帝豪娱乐APP佣金提成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见下图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如下图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见图

帝豪娱乐APP佣金提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帝豪娱乐APP佣金提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4.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帝豪娱乐APP佣金提成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鼎天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永利88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百家乐导航|首页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宝马娱乐bm334455,com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

优发娱乐官网下载安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必赢www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

88必发唯一

编者按:10年前的5.12,汶川的地震让全国人体会到了悲恸。当时灾难之后,不少基督徒也纷纷响应去灾区救灾。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女传道人,她籍贯本来是山西,地震发生后和丈夫相继到四川,十年来一直在灾区绵竹和成都服事。今年5.12时,本平台登载了她写过的三首诗歌,回顾了这十年的历程。本文是她对这十年的一个回忆。

笔者题记:今年5.12的那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条有关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刷屏。蓦然触动我那隐秘处的心弦,自己就是因着这个事件这个日子,而走上了想不到的人生旅程。如今,在平凡的每一天学习、工作、服侍,激动过后安静之余, 竟然心中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流淌着悠扬的音符,带领我回到十年前……

(一)

我和丈夫94年在山西老家接受福音,98年来到天津一起打工。在忙碌中从2000年开始找教会聚会。异地他乡辛苦劳碌,星期天到教会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正如经上所说“凡担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他们享安息。”虽然一开始聚会的地方,坐车近一个多小时,但一家三口乐在其中,福音的种子就这样一点点发芽生根。每次聚会总能被悠扬的钟声、纯净的音乐、牧者的讲道深深打动,就在这样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年。

2007年底,在厂子里上班的丈夫说上帝呼召临到他,要他放下工作全人服事,我听了后第一反应:不可能!你既没有任何装备,又没有任何资源,我们六天上班一天聚会服事不是挺好吗?而且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说孩子还在上学,难道你不管这个家,是荣耀上帝吗?就这样祷告等候,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坚持辞掉了工作,他说这个感动是真的从神来的,我必须顺服,虽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但是我相信神的带领没有错。我忧忧愁愁不知该如何。回老家过完春节后,回到天津,我再次要求他找工作,他不找,就静静地每天读经祷告等候神。这期间我多次吵过闹过威胁过,一点用都没有。08年3月时,他说要回老家教会去,我只给他回家的路费,心想没钱看你怎么办。

丈夫回到老家教会,那里正在举办神学培训,就这样如鱼得水参加了学习。我继续在天津工作,心想你不管这个家,我也能养大儿子,大不了没你这个人。那时候就是聚会听道,也有教会的一些服事,但对《圣经》真理根本没有进到深层次去,所以这样的状况真的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于对神有些埋怨。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丈夫所在的老家教会十多人祷告后,以志愿者的身份十天后进入灾区,服侍伤残病人,发放救灾物品,走村串巷安慰遭难伤痛的家庭……而这些我全然不知。直到六月底时,丈夫给我打电话“我在四川了……”我当时心里冰凉:离我越来越远了。

9月,丈夫从四川回到天津,我们在分别半年后第一次在主日聚会的地方相聚,散会后边走他边分享了一些在川的经历,最后说,神的心意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四川服事。我随口说道,你走你的路,我才不和你去呢。丈夫说,不是我叫你,是的神的呼召,出于神的他必会给你感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周当中我还是上班,吃饭,休息,心中不去想这个事情。又一个主日再次见面时,他又对我说起,我选择回避。从聚会到住的地方有20多分钟的路程,我边走边对主说“主啊,我不是不服侍你,以后再说,等孩子大了,独立了,等我《圣经》知识装备好了 ,我一定全心服事,但不是现在。”可是有一节经文,从心中涌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想这是责备的话嘛,可心存侥幸,再次跟主说“以后再说”,可这节经文再次耳边萦绕,就这样一路纠缠,挥之不去。到了住的地方,我想这节经文在哪里呢?我要看看上下文,结果拿出圣经一翻,竟然一下子翻到新约81页,我看到了,路加福音9:57-62节,我豁然明白,这个呼召是出于神的,尽管知道放下工作,去走一条信心之路,一定充满了未知的艰难,但那个时刻,只有俯首祷告“主啊,我愿意顺服。”

第二天我到厂里辞了职,一周之后随丈夫一起来到了四川,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二)

在北方生活了近40年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南方之土。虽然地震后的乡镇到处看到的是断壁残垣,简易房、帐篷、板房,但看到清翠的山峰、各种树木、清澈的溪水,真是感叹上帝造物的奇妙。就这样开始了福音拓展的工作,而自己也从中更深的认识到我们生命的上帝。

有一次,去乡村探访回来的路上,我的胃又开始疼痛,只能停下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别歇息边祷告“主啊,你使用我,我的身体不好,如何能为你做工?求你医治吧。”我的胃疼经历已经快20年,时好是坏,几乎每个月就疼几天,疼起来浑身难受,这么多年也一直祷告,但还是疼痛,用药之后会缓解。就这样我一路感恩,一路祷告着回去了,并且第一次经历了“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感动。几个月之后,我忽然想起好久没有胃疼了,而且秋冬的四川阴冷潮湿,半个月不见太阳,有时出来一下又不见了,炒菜必须放辣酱,不然浑身冷的受不了,我在以前是不吃辣的,现在每天吃,竟然如此阴冷的环境中再也没有疼过,我真的是跳跃欢呼“主啊感谢你医治了我多年的胃病。”几个月、一年、两年现在十年了,再也没有疼过是信实慈爱的主怜悯医治 ,他有他的主权、时间和方法。

我们一边传福音,一边自己努力研读《圣经》,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缺乏、不堪,仅仅靠以前一点点的领受根本不够,可是神竟然拣选验中了我们。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肢体们都有深深的同感,用一位牧者的话说“神他实在等不及了,用了如此特殊的方法,并且搅动鹰巢。” 我们这些小鹰必须飞出来了。他亲自训练装备我们,在这“旷野”的行程上,只有单单依靠神赐下的“吗哪、活水、云柱火柱”。一次宣教祷告大会上,一位宣教士问我们“你们是正规军还是义勇军?”大家很惊讶,神在我们这些“义勇军”中间行了大事。

我们住了三个月的帐棚,专门服侍一位地震中失去丈夫儿子,自己也是重伤的姐妹,帮助她打理经营的花圃。现在回想那时我们坐在床边读圣经,学习赞美诗歌,祷告,实在是主的恩典和保守。有时早上醒来,抬头看到帐篷顶上的水珠,被子也是湿乎乎的,但心中没有丝毫的退缩怨言,充满了喜乐甘甜,从“中国的早晨五点钟”赞美声中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又到另一个乡镇,在那里走访时发现本土人比较反感福音,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有基督徒,但他们有些偏颇,造成了人们反感福音。我们就多去接触一些这样的基督徒,用圣经真理引导他们逐渐走出偏差。我们也常常借着买菜买米等日用品的时机跟人聊天传福音。有一次我因嗓子发炎去诊所咨询医生,他顺便问我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并趁机向他介绍耶稣,他问了我三个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是故意问的,回答不好,他就不接待)。我的回答跟他们当地的基督徒不一样,他便叫来他同为医生的妻子,与我聊起来。这位姊妹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主日聚会。后来她成为了一名牧者,服侍当地,成为当地的祝福。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神的恩典。我传福音的对象中,有拒绝的有接受的,而这位姊妹不仅接受而且殷勤追求长进,她信主后生命的成长也带给了她家庭婚姻的蒙福,但也受到不信主家人的白眼嘲讽,甚至舍去很多。但她始终持守一心寻求,专心跟从,在医生工作和服事教会中忙碌而喜乐地在这一方土地上为光为盐。

就这样,我们一边熟读圣经装备自己,更多认识上帝,明白他的属性和旨意,一边传福音牧养教会,也和其他聚会点配搭服事。每一次去乡村肢体家探访或者聚会的路上,一边欣赏着田间的农作物,一边唱着诗歌赞美,或者为这一方水土祷告。正如以赛亚书当中所说“看那,那报福音传喜信的,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真的是感恩天父的创造和拣选的恩典,让我们有份与国度的使命。我们也常常帮助弟兄姊妹家干农活,向接触到的邻舍传福音,有时也会在院坝田梗跟人交流传讲,甚至在当地过庙会人山人海的路口发单张。现在想来实在是主爱的激励和保守。

我们也经历了各种的艰辛,对付老我方面的、牧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但每一次,祷告中交托,学习中信靠,一次次在艰难中被陶造,在困境中被打磨,总是会深深感叹神的话是何等真实,“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每一次的软弱,总会有主恩典的扶持;每一次的沮丧,总是有主话的更新;每一次的受伤,总是更加体会罪的可怕;每一次的赞美,总能够重新抬起下垂的手;每一次的感恩,总能够让我们站起来继续行走,向着标杆直跑。

也非常感恩这十年服侍中,认识了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爱和关心让我们倍感温暖和力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相互信任,彼此相爱扶持,彼此配搭共建,从中也越发认识到主的爱和美好。

这么多年最亏欠的是父母和孩子。母亲多病,两次脑梗,我却不能在她身边服侍,全靠70多岁的父亲照顾。每次打电话,父母都会嘱咐我“不用挂念家里,把神家的工作做好。”在孩子方面更是亏欠,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各方面都没有尽力,在亲子关系方面造成很大的距离。非常感恩的是儿子在远离神三年后于2017年回转,并且被圣灵感动也要走宣教的道路。现在他一边学习装备,一边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求神带领给他开通达的道路,供应他的所需,专心为神摆上,让神使用。

这几年我们起初有限的供应也停止了,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和服事,虽然没有太多人关心和支持,但我们对神的爱一直没有随着外在的环境改变而减少,相反越认识神的伟大、真实和荣耀,更加愿意更多的人来敬畏、尊崇我们又真又活的神。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走这条道路,条件许可,会进到未得之地,继续全心服侍,为神的旨意愿献所有。

千年在上帝那里如夜间的一更,这十年更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艰辛艰苦的十年,是蒙恩成长的十年,是夫妻合一操练的十年,是家庭完整的十年,是主就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的十年。仿佛我们的灵魂刚刚苏醒,就迫不及待地说:

“主啊,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愤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1.12)

感谢主长阔高深的爱,唯有将一切的权柄荣耀颂赞归于天父,直到永远,哈利路亚!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