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真人泰姬玛哈国际娱乐玩法下载

时间:2019-12-12 06:16:08 作者:大玩家注册秘诀 浏览量:59274

真人泰姬玛哈国际娱乐玩法下载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真人泰姬玛哈国际娱乐玩法下载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真人泰姬玛哈国际娱乐玩法下载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真人泰姬玛哈国际娱乐玩法下载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官方娱乐平台哪个好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澳门永利娱乐注册网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lt088乐通娱乐平台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菲律宾太阳线上娱乐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诚信在线手机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手机mg娱乐场4355检测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mg摆脱电子游戏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利来国际安全吗

图文不相关(图:资料图)

背景资料: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